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叶故事 > 正文
红叶故事

种子物语

作者:刘隽琳     来源:     责任编辑:王棋英     发布日期:2018-12-02     点击量:
新闻来源 作者来源
录入 编辑
录音人员

寸草结种。

芒草、芨芨草、狗尾巴草的草籽细微,随着一阵风,或随着走兽的皮毛和飞鸟的叼啄,亦或随着行人的衣角,散遍天涯。种子是生命的开始,它与土壤相恋,接受风雨的考验,孕育生的希望。而生命何尝不是一种选择与被选择,微小如斯,却能谱写奇迹的诗篇。

童年的记忆里有一方菜畦。乍暖还寒的立春时分,奶奶便用铁锄松软了土壤,随手洒下一把把种子,再将土壤细细填埋上去。自此,土壤便成为种子的温床,绿意在土壤中蓄力萌发。雨生百谷的谷雨,奶奶的菜畦成了一张质地柔软的宣纸,任阳光雨露泼墨描画,种子被滋润着,湿淋淋的,渐渐吐出嫩芽来。车前子连绵生长,成为一张碧绿色丝绒毯;豆秧生出许多茎须,沿着竹竿尽情蜿蜒;油菜花在微风中荡起金色的波浪,层层翻涌,那是童年记忆里最柔软的颜色。白桐落尽的小满,夏熟作物籽粒开始饱满,麦穗初齐、桑叶正肥,虽然还未大满,但在水塘的一片蛙声中,仍能听到丰收的喜悦。此时的奶奶脸上总是挂满了笑容,眼角每一道皱纹里都流淌着滋润的红光。

一粒种子是劳动者亦是思想者。佛曰:“众生皆苦”,种子在芸芸众生中渺小且普通,却能在苦海中吐故萌新,拥有自己的色彩和味道,柔软的表皮下包裹着坚韧的内心。草茎上、瓜藤上、枝干上,大头小脑的,尽显青涩和稚嫩。受日晒和雨淋、受虫豸和鸟雀的侵扰、更受黑夜的煎熬,如此千锤百炼,才能长得饱满、长得俊俏,长成备受青睐的理想之果。温室里的种子,只余娇贵。真正的好种子,生长在大自然中,从最初便不在高出,而是在最低处,由土壤这个特殊的生存空间赋予它们特殊的命运。

一粒种子是创造者亦是牺牲者。白晃晃的种子如雪霰般堆积,在我眼前形成一道光芒;红彤彤的种子如血液般喷涌,在我手中化作盛形的玫瑰;金灿灿的种子如流星雨,在我抬头的那一刻纷纷坠落;黑黝黝的种子如墨汁,在我身旁泼画一幅水墨丹青;绿油油的种子如琼石,突然掉在我的脚下;灰沉沉的种子如衣扣,揽在我的怀里,风光旖旎;紫盈盈的种子如耳坠,垂在我的天空,鲜亮无比……但山河的壮丽多半是种子默默地付出了自己,谁又能真正体察一粒种子的心境?哭泣、欢呼、歌唱,一定有一粒种子在山野上发出呼喊,寒飕飕的风敲打它,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优良的种子隐居于山林,自我吟叹。或悠然自得,或郁郁寡欢,好似一位还未被伯乐发掘的世外高人。有的种子虽然有价值,却长得不是地方,被当作天敌,一昧被人铲除,这样的种子天生顽强,只要死里逃生,照样萌芽开花。比起这些,那些被呵护的种子该是多么幸运啊!还在泛青的时候便受到母体的关怀,一旦成熟也成为母体时,被人及时采摘或收割,然后从果肉中掏出,去壳、洗净、晾晒、装缸,预备着来年春季播种。种子被农民侍弄一辈子,定居农村,而被运送到食品街的种子,已经不叫种子了。这么说,城市仿佛已没有了种子,再好好想想,什么不是种子换来的呢?是酸甜涩苦,是鲜香麻辣,种子影响生活,影响情感,影响了人对世界的感受。

我曾在花盆里细细洒下几粒勿忘我的种子,浇上清水,带它沐浴阳光。满心期待,却又惶惑不安,唯恐辜负了这悄然而至的生命。我想,或许种子也会不安,或许有依赖感,或许也在期待着什么。它在黑色的土壤中躲藏,左顾右盼,结束了花季和雨季,给自己定了型——小巧玲珑的淡蓝色花朵,带着自己的热恋去经历沧桑,最后叫人忘不了它。至此,种子和人又有什么区别,人的爱与怨,它也经历。(特等奖)

新闻事件来源:文学与传媒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王棋英

上一条:当音律噙满雪花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