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原创小说 > 正文
原创小说

我的窗

作者:石润春     来源:生物与制药学院     责任编辑:聂胜颖 李荷婷     发布日期:2021-10-26     点击量:
新闻来源 生物与制药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 编辑
录音人员

整个冬天玉林都不太冷,安逸得足够让一头猛兽放下心来酣睡。路边白兰总是在灯光下招摇,动静不大,衬得路过的飞鸟都仿佛在叫嚣着什么,也或许有那么一两只心怀不轨却会飞的假鸟是真的在叫嚣。

我挺直了腰板,抬头看着夜空中的冷月,已经老态却格外精神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就像是要用眼神将这轮月给开个窗子。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了,告别多年的手术台。我以后会是一个含饴弄孙的爷爷、一个要颐养天年的老人家。再也不用过着每天起早贪黑并且永远无法在一个地方超过半个小时的日子,也不必担心下一刻可能就要走上手术台。曾经最羡慕一个流浪诗人朋友,希望自己能够在退休后能够和他一起出去走走,只是当这一天快要来临时我无措得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人再怎么想用眼骷髅里的珠子散发出来的光去给月亮开个窗子也是没办法做到的,我刹那间有点儿怅然,想要做些什么却在下一刻被一平地惊雷般的来电铃声震醒。

“老朋友,听说你退休了!”这人还真是不变的风风火火,听听这雀跃的声音就知道那个人的脸上肯定挂着愉悦二字。

“嗯,退了”其实还有一个月啊,我在心里为自己辩驳了一句。

“那太好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了!

“嗯”

“你也不要失落了,关了门我们不也还可以爬窗户出去嘛!武汉不会让你失望的”

诗人善谈我也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我们聊了很多,对于前往武汉我又生出了不少期待。把门关上总是要开一下窗来透透气的,脱离了医生这个行业我也应该去找一些事情做做,听说武汉很美,那里会有属于我透气的窗吗?只是后来在另一翻光景里遇到武汉。

宁静的冬日过去等来的不一定是暖和的春天,南方的春天一直以来都比较湿冷,但是这个春天我仿佛渡过了一个漫长的冰天雪季。帖伏在石壁上的野兽蝙蝠苏醒,灾难飞向了人间。

噩耗!武汉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诗人他……失联了。

本就不热烈的阳光穿过了层层大气再通过叶隙滑跃上了我的窗户,青青的竹林唱着百灵的歌,苍苍的天挡住了归人的天幕,红红的花热烈地开着不愿辜负了自己。我能够怎样呢?我又能怎样呢?突如其来的灾难是能够磨灭无数个家庭的恶鬼,让人心生恐惧焦虑。我的老朋友满心欢喜的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家,当他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不是嬉笑的邻里而是一张张悲痛的脸,这样的悲剧让我难过。

儿子看出了我的忧愁,沉默的看着我,我一阵恍惚,儿子再也不会像个糯米团子一样缩在我的怀里了,他的眼神也和我一样被俗世点缀了颜色,有了故事,在某一刻爆发出来的力量可以炸开上帝关起来的窗。

“爸,我想去前线支援”

“不行!”我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为什么?我是医生!”儿子受伤的眼神直视我。

“你不能去,因为我去了”儿子的眼神让我觉得庆幸又害怕,严肃道:“吃饭!”

我说要去往前线并不是随口一说,我已经联系了医院科主任用我把儿子的名字去掉了。主任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他知道我的脾气只好签下了申请。哪怕是在职只有最后期限我也是一个职业医生,怎么能够尸位素餐呢?当天我们就要出发前往武汉,儿子见到我要离开跑来和我说:“爸,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儿子连拖带拽的把我带到了一个破落的房子面前,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儿子指着一个窗子说:“爸,你看,这是什么?”

“窗”

然后我震惊的看着儿子拿起了一根木棍走过去将木窗砸了个稀巴烂。儿子砸完后放下木棍转身问我:“现在呢?”

“一堆废屑,但是不能否认他在上一秒还是窗子的事实,就像是被打碎的陨石也有人依旧把它当成星星”

儿子像是恍然间明白了什么,说:“爸,儿子明白了”

看着儿子这像是打开了灵窍的样子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儿子拖着行李箱跟上了医疗队,我看着这混账玩意头突突的疼,气骂道:“臭小子!现在给老子回去!

“我不!况且,是你自己让我来的”

“什么时候的事?还要骗你老子?!”我只觉得脑血都要把头上的青筋撑爆了,抬手就敲了儿子一脑壳。

“武汉出事的时候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去武汉支援,就特地申请了去前线支援,但是您把我给顶了下来”

儿子看着我不为所动的样子继续说:“我知道爸是担心我,但是我也担心您,我觉得我应该相信您”

儿子直视着我的眼睛,眼里恍若有光,说:“爸,你可以相信儿子吗?”

我愣了一下,叹了口气说:“车费自己出”

我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未来始终是要交到年轻人的手上的,一味的护着又怎么能够让他们成长?是我魔障了,儿子成人了,有了自己的想法……

风吹樱花落,朝阳伴楼升。日光热烈又不失温柔的打在居民的窗户上,仿佛在迎接贵客。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武汉,发现武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在相关部门的安排下一切都进行得井然有序。我和儿子很快就加入了治疗工作。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疫”使人心连心,携手同行共渡难关。我也在来到武汉的第三天见到了诗人,这也让我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诗人平时性子不着调,但是在关键时刻是很靠谱的一个人,现在他跟随着抗疫部队去当后勤去了。

从医多年,我就算是平时并不缺乏锻炼,但是老迈的内里却无法欺骗得了人。我在多日的接触病人后病倒了,并且确诊了。我看着儿子的哭泣,主任的怜悯,诗人的悲伤,但是内心却是反常的平静了下来。我和他们说:“现在这样也好,我可以更好的研究病情了”

说实在的,自从来到武汉后我是害怕的,但是每每想到站在我身后的儿子、友人以及千千万万的人民我就又催促自己打起精神来工作。现在我倒下了却永远不会倒下,我为了亲友走在前线,为了心中理想敢以命搏,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现在我的身体也献了出去。渲染了血色的青白窗子在渗透了天际的浓浓黑夜中被狠狠的撕开,留下了一地的血液以及直射进来的一束光。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同事一起继续研究新冠病毒,而我就是那最好的“小白鼠”。皇天不负有心人,有病人康复了!紧接着我也痊愈了,并且陆陆续续的又有人康复出院。

我轻轻的推开窗户,吐了一口气,我的窗开了……





上一条:金宝儿 下一条:迎龙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