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原创小说 > 正文
原创小说

金宝儿

作者:卢晓盈     来源:教育科学学院     责任编辑:李荷婷     发布日期:2021-10-28     点击量:
新闻来源 教育科学学院 作者来源
录入 编辑
录音人员

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如果这是一个国家的未来,你是否让他酣睡不徨。

金宝儿吸溜着鼻涕,蹲在树墩旁,“哎,明天我就不能去学校了,不知道大根,狗蛋和小花会不会想我,他们会忘记我吗?应该会吧,希望以后他们还愿意跟我玩。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连我的份一起听课……”金宝儿用树枝拨动着沙土,一边想,一边自言自语,“不行!他们肯定明天就把我忘了,我得给他们写信!”金宝儿把树枝一丢,蹭蹭蹭跑回屋里拿出上学期期末奖励的本子,翻出仅剩笔头的铅笔,这可是金宝儿的宝贝,封面上印着花儿,太阳的本子可是金宝儿上学期期末考了两个一百,老师到集市上买来奖励他的,别个儿可没有,老泥湾独一份儿,再说这只铅笔,这可是金宝儿帮村里头二大爷捡柴火换来的最后一只铅笔了,可能今天写完就没有了,“哎!”金宝儿叹口气,真的要用这个漂亮的本子写吗?要不用木片吧,不行!不行!大根,狗蛋和小花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用这个最漂亮的本子写!金宝儿小心翼翼的从本子上撕下来一页,握着笔头靠在树墩上,“大根,狗蛋和小花,今天没有见到我上学你们一定吓到了!哈哈!胆小鬼,我没事,就是奶说家里没粮了,不能再拿去卖了,家里还得吃呢,我没有钱给崔老师啦,所以就不能上学了,你们可不能忘了我啊!大根,上次在你家看的小狗狗是不是长大了,好想再去一次你家啊,可奶说,镇上太远了,我去不了学习就不能放学之后去你家玩一会了。狗蛋,你可不能再气崔老师了,要让我听见俺村的青苗说你气崔老师,我就,我就我就把你尿床的事情告诉小花。小花,要是四年级的大哥哥还揪你小辫,你告我,我和狗蛋他们在路上堵他,把毛毛虫放他书包里,不知道崔老师会不会忘记我,你们还考一百分吗?是不是又让崔老师给你们烘干淋湿的裤子啦……”金宝儿看着不一会就写满字的纸,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能再多撕一张他宝贝的本子,提笔写下“你们一定要帮我听课,我有空了我就去镇上让你们教我,就是以后青苗得自己回家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欺负。你们一定要记得!记得帮我听课啊。嘿,这个纸是崔老师上学期奖励我的本子上撕下来的,你们都没有!哈哈哈!”最后的最后,金宝儿还故意耍了个心眼儿,告诉他们这是崔老师给他买的本子,炫耀炫耀,崔老师还是最喜欢我的。让他们羡慕我。宝儿美滋滋的把纸认真折好,打算等一下就给青苗,叫青苗明儿个帮他拿到学校去。

“宝儿,宝儿,把你爷的药给熬了,你风风火火干啥呢?”奶奶一边纳着千层底,一边问金宝儿,奶奶纳的鞋底可好穿了,可舒服了,就是许家三叔说现在人都不穿布鞋了,卖不出去,金宝儿可不明白了,布鞋那么好穿,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想穿呢?金宝儿在家都是穿奶做的布鞋,可舒服了,难道他们都是傻子?金宝儿挠挠头,想不明白,蹦蹦跳跳准备煎药去,屋里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宝儿,不煎了,吃了这么久还没好,没得浪费这些钱,钱给宝儿上学,老婆子,听我的,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听到这里,奶把手上的千层底一丢,“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我不想让宝儿去上学吗?我不想让他读书吗?可咱可咱连书本费都交不起了!家里的粮就剩两袋,你说你说咱俩要是熬不过今年,你让宝儿没粮怎么活!”说完呜咽着擦眼泪,金宝儿看着这一幕,爷奶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讲过话,他们是在吵架吗?“哇!奶,奶,爷你不要跟奶吵架,不要吵架,金宝儿听话,听话。”惹得金宝儿也大哭起来,奶抹干眼泪,忙给金宝儿笑脸,“没事,没事,宝儿,奶这是跟爷闹着玩儿呢,是不是!老头子。”屋里传出一声“嗯。”“宝儿,宝儿,咱家实在是没钱给你上学了,宝儿,怨奶不?”“奶,不去就不去了,我叫小花,青苗她们教我写字呐!”金宝儿心虚又故作大声的回答着,信还没送出去,小花和青苗她们应该是不会拒绝这件小事的,我们三个这么好,还有大根和狗蛋也能教我,应该,应该是答应的!

“金宝儿,金宝儿,在家不?”“奶,村长叔爷叫我呐。”金家婆子走出来,用她那浑浊的双眼努力看清楚来的这一群人都是谁,可惜了,只看得到黑压压的一群,想来村长在这,这群人也不能欺负他们家这孤儿寡母的,打开栅栏,“他三叔,找我家宝儿啥事啊,是他在学校调皮了不?不能吧,这都新学期准备开学了,上学期惹得事也不能一暑假过去了才来找我家,这我可不认账啊。”金婆子急急忙忙的表明态度,家里没余粮了,何况这老弱病残的得提防着别人讹她。“对不住,对不住啊,我家二嫂子老人说话不中听,您们多担待,多担待。”村长首先跟身后的人赔罪之后,才继续跟金婆子搭话,看着村长这个态度,看来还是个大人物,金婆子少不得仔细回话,“二嫂子,这是咱们镇刚调来的周书记,专门管扶贫这一块的,你们家金宝儿爹妈走了,你们两个又年纪大了,老哥还得喝药是不?周书记听说了特意下来给你们送点粮食和油面,周书记听说金宝儿常考双百,惜才,你家金宝儿明天直接上学去,不用交书费了,镇里给他出了……”金婆子听不见其他的,但村长说明天她金宝儿,她乖孙金宝儿能去上学了,能去上学了!金婆子急忙给恩人跪下,“老人家可使不得,使不得。”周书记连忙扶起眼前这位老人,“老人家,我是中国共产党员,党指挥我来咱们老泥湾扶贫,就是国家给与我的任务,看到咱们老泥湾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好受啊,现在外面早就翻了天了,人人都住大楼房,顿顿都吃肉了,咱们老泥湾啊,多山,多大河,人走不出去,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老人家您放心,党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民,也不会让任何一个孩子落下读书,现在镇上已经有了专门的资助基金,等一下你们填一下申请表格,我们核实一下基本信息,你们家的日子就好过了……”金婆子擦擦眼泪,借着力站起来,“诶,填表,填表,可老婆子我不识字啊,这可怎么办才好?”金婆子刚高兴没多久就发现了新的难题,“奶,奶,我,我,我,金宝儿会写字,你是不是把我忘啦!”金宝儿虽然不知道大人们说什么,但是丝毫不影响他表现,金婆子忽的一笑,“诶,我家金宝儿会写字,识字了,能帮奶了是不?”金婆子忙不得安抚孙子,金宝儿羞涩一笑,“也,也不是很厉害啦。”“哈哈哈哈。”所有人笑出了声,既有一种对金宝儿童真的宽容,也有对这个贫困的家终于有希望的感慨。

一群人进了屋里,“您们别嫌弃啊,这椅子干净的,我天天坐的,我给您们拿杯水喝……”“诶,老人家,别忙活了,别忙活了,先坐下听我们小王宣传员给您讲解讲解这学生资助政策的事情。”“老人家您好,我们国家呢在义务教育阶段全面免除了城乡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对农村学生和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对家庭经济困难寄宿生提供生活补助,同时推行农村学生营养改善计划……”金婆子一把抓住宣传员的手,“诶,诶,老婆子听明白了,就是金宝儿能上学了,也能一天吃一个有营养的鸡蛋了,感谢党,感谢国家啊。”“老人家,另外国家还出资修建咱们老泥湾的公路,现在已经准备施工了,以后啊金宝儿上学就不用怕那么高的山了,您呢去镇上也不用那么麻烦了。”金婆子眼泪又出来了,她努力睁开那双眼睛,想要认清楚,记住那面红旗上的五星和镰刀锤子,以后得教育金宝儿,人不能忘恩……“你看我,老婆子就是眼窝子浅,让您们看笑话了……”

金宝儿偷偷在房间里听着大人们说话,“我明天可以上学去啦!好开心!”金宝儿暗暗高兴,“那封信不用青苗给我送了,不用给大根他们了,我又能看到崔老师了……”金宝儿顿时觉得屋里窗边的芍药今天开得真好,房间里的药味现在也变得很好闻,金宝儿偷偷对自己鼓劲,“金宝儿明天也要加油啊!”

上一条:四季往事 下一条:我的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