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天地 > 原创散文 > 正文
原创散文

溪 流

作者:韦金峰     来源:不详     责任编辑:覃湘红/覃湘红     发布日期:2003-11-15     点击量:
新闻来源 不详 作者来源
录入 feng 编辑
录音人员

见过的小溪不少,但在我的印象里,大山里的那一条,是最清、最明、最亮、最可爱。

与它的相识,是因好友的相约。更因自己对山水的钟爱。游山玩水也好,爬山涉水也罢,对我,都是一缕抹不去的悠悠情丝。夏日的清晨,我们几个踏着晨露,追着初露金丝般亮眼的朝阳,身上只带一瓶水,就这么出发了。

进入大山除了满眼朝气蓬勃的绿,最吸引我的,便是那会奏乐的溪流。你听,那清脆悦耳的琴声,不正是它的杰作吗?哗——啦,哗——啦,哗——啦,是惊喜你的到来;吧唧,吧唧,如清蜓点水般,是它轻盈的脚步引领你前去;它时而咕咕——唧唧,时而呼呼——喝喝,那是它欢快地与你玩耍;呼—噜,呼—噜,它想逃开我直线的追逐,狡滑地向右拐了个弯;那叮咚作响的是,哦,它在敲击着扬琴呢,难道它想用这优美的琴声迷惑住我,使我不再紧追它吗?或计我真的是追得太急了,你看,它急切地又推又拍,想要那拦了它的卵石让路;也许它真的累了,要不然它怎么“噗噗”地喘着气呢?好吧,就歇一歇,静听它与虫儿们、鸟儿们欢畅的合奏曲吧。

一路的欢歌,它甜美的嗓音迷失了我的方向,使我来不及细看它的娇容。它不是大家闺秀,因而没有华丽的衣裳,却是个清秀的小家碧玉,朴素的自然色,便是它无可挑剔的着装。它只能借旁的事物,虽朴素,却能织出一件别致的霓虹裳。不信,你看,那浅绿的薄纱,是它借了树的影子;那黄的、红的、紫的,如水彩般揉和在了一起,是托了旁的小花小草的点缀;那漂浮于水面的叶子、野花,是它轻移莲步时衣袖的飘舞;卵石又给了它裙子的褶子。它虽着了衣,可即使微风轻吹它身旁的“布的源”,都可能导致它肌肤的裸露。有时太阳又好象跟它开玩笑似的,那么明亮地照着它,仿佛要它暴光于天下,但反而给了它闪亮耀眼的银饰,这可真让它又气又喜的了。

其实,你只要仔细地看,便可窥见它那如蛋清般、温玉般柔嫩的肌肤。但,你可要小心地,偷偷地看喔,不然惊动了它,它溜了,那可就只剩下你自己的影子了。眼见的不一定就是实,那么你就用你的手来触摸一下,亲自体味吧。掬一把,清凉清凉的,你才相信它的冰清玉洁;用手与它相握,只轻轻的,你就能感受那柔柔的温润,是蛋清?是温玉?朦胧的,只觉心中有股幸福感如泉水般漫涌上来,涤净我的心灵,甜甜的,溢满我的整个心田。

为什么不感到幸福呢?有好友的相伴,更有我倾心的溪流与我嬉戏,为我消愁,为我歌唱。在世间,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何其多,让我只记取那美,永留心间。

上一条:十月的情怀 下一条:乡 情